湖南益阳政协副主席辞职从医 称为圆中医梦

陈延武 益阳市赫山区人,医学硕士,中医主任医师。1982年参加工作时,他的第一站在益阳一家乡镇卫生院。5年后,他考入湖南中医学院攻读中医专业硕士学位,毕业后,被分配到益阳地区卫生局。1995年开始,陈延武先后任益阳市卫生局办公室副主任、国医馆馆长、市中心医院副院长。2004年,陈延武任益阳市工商联主席,后担任省政协委员。2009年1月,陈延武当选益阳市政协副主席,并在2012年12月获得连任。据湖南政协新闻网

湖南省益阳市政协副主席陈延武把提前退休的年龄选择在了51岁。这位副厅级干部的提前告退,引发舆论关注。

“心若在,梦就在。何惧怕从头再来!”这是陈延武QQ空间上的最后一条原创说说,发表于2013年10月30日。昨日,陈延武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,称正在广东寻找一份医生工作。他给自己起的网名,叫做“陈老中医”。

在电话里,陈延武说他的梦是中医梦。对于辞职一事,他表示,2009年当上益阳政协副主席的时候就萌生了辞职的念头,“自己更适合当医生。”

“我没有遭遇过排挤。”陈延武说:“组织培养我多年,待我不薄。我很感恩。”

据媒体报道,得知陈延武退休,同事和朋友的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,“以前听他说想提前退,以为只是说说而已,没想到竟是真的。”

“工作能力出众,很有内才。”与陈延武共事多年的同事评价陈延武。工作之余,陈延武也是一位会享受生活的人,他喜欢花草,喜欢旅游,每次出去旅游都会拍不少照片,并上传到QQ空间里,与大家分享。

任政协副主席时就有辞职念头

新京报:你是什么时候提出辞职的?

陈延武:今年国庆节以后。

新京报:辞职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形,会觉得不舍吗?

陈延武:这个也没有什么。人有时候真的是什么都没想,没有文学化、艺术化的东西。其实很简单的。

新京报:辞职顺利吗?

陈延武:还是顺利的。既然我提出来,组织肯定是要批准的。一方面我提出辞职符合规定,另一方面也是人性化的要求。如果不同意的话,我肯定会有意见。而且这个对队伍的建设有好处,也是给年轻人一个机会。

新京报:你的家人有何反应?阻拦过你吗?

陈延武:首先是说服自己,然后才说服家人。辞职不是做太大的牺牲,更不是上刀山下火海,没那么难。我只是在做本来就想做的事。

新京报: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辞职的?

陈延武:我从45岁开始,当上益阳市政协副主席的时候就有辞职想法了。我觉得在社会上还是要有一技之长,要靠自己的专业吃饭,靠自己的本事吃饭。

新京报:在政协副主席这个职位上干得怎么样?

陈延武:尽力而为。毕竟我对管理的研究不是那么透,问题也不是看得那么准,很难说做好或者做不好。实际上,如果我没想当医生,做政协副主席也能发挥,只是人各有志。

新京报:会不会认为,做政协副主席做出的贡献可能会比做医生更大?

陈延武:这个很难说。有的皇帝都不当了,出家了。你怎么理解?无法理解,有些事情讲不清。

当官时也曾为仕途努力奋斗

新京报:你好像对自己的官员身份不太看重。

陈延武:不,我以前也是为之努力奋斗。现在考虑更多的是,我适合做什么。做官也能够把自己的抱负实现好,这个不能排除。关键是一个人自己的喜好,看他更适合做什么。有的人更适合做领导,有的人可能更适合做专业。人尽其才嘛。

新京报:与做官相比,你觉得自己更适合做医生?

陈延武:对。

新京报:像你这样的副厅级干部,辞职的很少。

陈延武:其实好多人都有一技之长,就是没有下这个决心。为什么没有下这个决心?第一,(辞职后)干什么很难定好位。第二,很难放下架子。做干部在地方做到一定的成绩,受人尊敬是肯定的。首先要放得下架子,要能够改变自己的思维。这跟政府要转变职能是一回事。

我辞职去做医生,要服从医院所有的规定。我就是个普通的医生,不能摆什么谱。

新京报:你是副厅级官员,没想过继续在官场上进步吗?

陈延武:没有。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追求,但是也不是很大的欲望。政治上的进步,是个金字塔形的。没有必要成天想那些事。我一般是在一个职位上一干好多年。所以没想过这些事,从来都没想过。

不悔当初从卫生系统转到工商联

新京报:为什么想做医生?

陈延武:有很多朋友不舒服会让我帮他,会问我应该去看什么医生。以这么一种形式跟朋友相处,我感觉到我的存在。所以我认为还是做医生好。

新京报:2004年你从卫生系统到工商联,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?

陈延武:那个时候的考虑现在记不起来了。组织上让你去,没有什么理由不去。去的时候单位是什么样、什么状况我都不知道。

新京报:去了之后是什么级别?

陈延武:去了是正处级。

新京报:对于去工商联的这个决定,你会觉得后悔吗?

陈延武:什么事情都是相对的,不是绝对的。在工商联有另外一种锻炼的形式,会在经济领域关注更多。不是有机会成本吗?什么都能享受到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也没有后悔。

“组织待我们不薄,我非常感恩”

新京报:在你眼里,你的仕途算顺利吗?

陈延武:我具有非常好的亲和力,谁都愿意和我打交道。我出去办事情,无论是个人的事还是工作上的事,都要给我予以关照。(这方面)我还是蛮有信心的。

我这一生,就是想做医生。没有其他的政治考虑,也没有其他原因。现在政策这么好,能够提前退休,人要知道感恩。

新京报:辞职后,你想对留在体制内的前同事说什么?

陈延武:我不是那种自己不干了还抱怨不愉快的人。组织培养我们这么多年,待我们不薄。说实在的,在一个市里面能够做到政协副主席,人家干几十年可能还干不到,我已经非常感恩了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

(原标题:益阳政协副主席陈延武辞职从医)

编辑:SN067


今年十大性与性别事件评点

“年度十大性与性别事件评点”活动,始于2008年,由方刚召集,十几名中青年性与性别学者和社会活动家共同参与。评点活动关注每年在中国大陆发生的、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“性与性别”事件,致力于在纷繁复杂、存在广泛争议的事件中通过专业的评点,推进性人权,促进性别平等。


2014年度汉语:通奸

“通奸”早已不算犯罪;如果不是已婚者的婚外性行为,比如未婚同居,两相情愿的“一夜情”。虽是传统意义上的“通奸”,却连道德败坏也算不上了。网络上恬不知耻地叫“约炮”。所以,当今年媒体上频频公布某贪官违纪违法劣迹,列出“通奸”丑行时,不免叫人“耳目一新”。


养老保险破除双轨制之后

“虽然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形成,但公平性不足”。如今双轨并成一轨,是对企业职工的心理熨帖,也将助推社会公平。叫好之余,也不妨前瞻性地审视可能形成的新问题。


中国减贫,西方媒体也赞誉

外媒的视角,从中国农业成就,看到了中国道路的成功;从中国农业发展,解读出中国新常态下的新图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