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学生暑假回鲁甸看父母遇地震被埋

12千米震源深度,约15秒震动时间,一场6.5级的地震,毫无征兆地撕裂云南鲁甸县。震中龙头山镇老街,民宅大量倒塌,四处断壁残垣,这个偏僻的国家级贫困县乡镇,遭受了史无前例的创伤。截至目前,地震造成410人遇难,1900余人受伤,而伤亡数字还在不断增加。

5日17时许,震后48小时的震中龙头山镇,空中频繁往返的军用直升机,在加紧转运伤员、物资;陆地上,四散分流的救援队在“抢刨”伤者、逝者。一分钟、一刻钟、一小时、两小时,只要尚存生命迹象,就要与死神赛跑:72小时的黄金救援期是如此珍贵。

才来20天的大学生被埋

地震袭击震中龙头山镇后,老街瞬间被浓烟笼罩。待“土雾”散去,在离镇上不远处山上摘花椒的王萍,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手里拽着一把野草,瞪大眼睛很久才回过神来:啊,地震了?

王萍连滚带爬准备冲下山去,但山路连续塌方,头顶巨石滚滚。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,她从山腰回到龙头山震中老街,绕着走花了4个小时。20时许,她终于回到镇上见到了惊魂未定的小儿子李星,而大儿子李锐与丈夫李刚,却被埋着了废墟里。

王萍告诉记者,19岁的大儿子李锐,去年刚考上武汉大学土木工程系。这个暑假,李锐原本决定在老家四川内江过,但丈夫跟她商量,称四川夏天酷热而云南凉爽,就建议孩子过鲁甸县来与家人团聚。李锐开始有点犹豫不想来,母子俩谈了一阵后,李锐于7月12日从武汉直接坐车到昆明,再辗转来到云南北部的这个偏僻小镇。

“要早知会发生这一切,我宁愿他在老家多晒晒也好。”5日10时许,王萍蹲守在租住倒塌房屋的废墟前,泣不成声。22年前她和丈夫李刚结婚,不久就南下云南鲁甸县谋生。夫妇俩在龙头山镇老街租下一个门面,做起家电维修生意,一干就是20余年,也没打算再回老家。

在连续寻找丈夫和儿子一夜无果后,王萍连续两天来到废墟前试图刨出亲人。但由于租住的楼层受损严重,垮塌的4层楼房整体陷进了一片废砖里,王萍无法确认亲人的准确位置,只能上下左右回旋从狭缝里“扒人”。5日一早,在遭受一次余震后,王萍在废墟的缝隙里看到了丈夫。“他的姿势是躺着的,身上还盖着被单。”王萍称,李刚是在午睡中被埋。

5日下午,中国救援队派出11名搜救队员“刨人”,截至记者20时发稿,搜救仍无消息。

回来探亲一家六口殒命

在龙头山镇的谢家营盘村,地震来时村子与镇上一样,遭受了重创。事发后的48小时内,谢家营盘所有的灾民,均被转移出村子。但唯独谢维礼久久不愿离去,他家丧生6口人,为全村之最。据谢维礼介绍,自己的两个女儿和女婿,原本都长期在成都工作。

7月底,大女儿谢益巧和二女儿谢益翠,分别带着儿女回到老家探亲看望老人。地震来时,32岁的谢益巧和30岁的谢益翠,正在家中照顾四个孩子。地震到来伴随的瞬间坍塌,让六人没有反应过来。“我一家六口人啊,以后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这突如其来的灾难,让谢维礼几近崩溃。

据谢维礼回忆,地震当天下午他跟其他村民正在地里摘花椒。剧烈的晃动使他从梯子上滚落在地,根本站不起来。身后的悬崖也应声坍塌,形成一个巨大的缺口,像一个摔破的巨型大碗。他反应过来时,远处自家和身边的房屋也都坍塌,到处都是浓烟。他拖着被砸伤的双腿朝家中跑去,当站在面目全非的家门口时,却怎么也找不到两个女儿和儿孙们的身影。

之后不久,在废墟中的一处凹陷处,传出小女儿孩子的叫疼声,但谢维礼却无能为力。“我什么忙也帮不上,呼救声上面覆盖了很厚的断砖残瓦,到处都是乱糟糟的。”说到此处,谢维礼抱头大哭,当他无意中看到的孙儿手臂断成几截,扭转头去再也不敢直视孩子,只是不停地痛哭。

“全都没有了。”谢维礼说,自己的两个女儿,大女儿的8岁和6岁的孩子,小女儿的7岁儿子和9岁的外侄,都被埋在废墟中。

谢维礼女婿周贤军回忆,当得知云南地震的震中就在鲁甸,他当时心头一惊立即拨打妻子谢益巧的电话,但始终无法接通。预感到大事不妙,他随即连夜会合妹夫从成都赶往云南。待他来到岳父家,早已辨认不出从前的样子。

新婚不久的他还是走了

搜救“潜在生还者”杨玉福,成为此次搜救队在震中龙头山镇最为艰辛的工作。3日下午,新婚不久的鲁甸市民杨玉福,在龙头镇老街的家中午休。其朋友陈先生称,8月2日晚上,他约上朋友与杨玉福吃了顿晚餐后,又打了几圈麻将。凌晨时分各自回家时,彼此还用微信互相聊了一会。

陈先生称,翌日中午他再次发微信给杨玉福,想再邀请他打牌。此时杨玉福称妻子回娘家办事去了,自己想午休,晚一点再去打牌。14时许,杨玉福在家中睡下,不想16时30分左右,地震一来将其整栋居室震碎,4层高的楼房全部坍塌,他被深埋在底楼卧室。妻子得知噩耗后,连夜从娘家赶往龙头山镇,但掩埋4层厚的废墟水泥板、红砖让一家人束手无策。

在徒手试刨一天无果后,中国救援专业队开始介入“刨人”。一刻钟、半小时、一小时、两小时过去,因掩埋层结构复杂救援队伍尝试多种方式都难有进展。为抢得救人黄金72小时,救援队伍5日下午调来一辆挖掘器,从顶层挖下“刨人”。

搜救现场,每当挖掘机挖下一层废墟,中国救援队就派出专业人员用人工清理一层杂物,继而再次深入挖掘。坚硬难破的水泥块、纵横交错的钢筋、杂乱无章的棍棒混杂交织在一起,给清障带来巨大困难。从14时至19时,达30人的救援队伍破除掩埋的4层杂物废墟,足足耗去5个小时。

至5日20时许,救援队伍终于突破重重障碍,在废墟中找到了杨玉福。不幸的是,由于被地震摇碎的预制板等杂物砸中,杨玉福被发现时已去世。截至20时发稿,搜救人员在对其进行全身消毒后,将逝者抬出废墟。

入夜的震中龙头山镇山间,四处废墟,搜救灯仍在不停闪烁。对于搜救人员和灾民而言,还有近20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需全力争取。

(一夫)

(原标题:母亲劝他来过暑假,结果……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