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2名“清贫牧师”被查:敛财百万专人打理

日前,金华城区基督教会负责人包国华及其妻子邢文香,以及部分骨干被金华警方采取强制措施,立案查处。这一事件传出后,在当地引起较大反响,广大干部群众拍手称快。

根据警方调查,包国华伙同其妻邢文香涉嫌以宗教的名义侵吞教徒奉献款,并非法经营,在主管部门要求交出账册后,故意藏匿会计凭证,还多次蛊惑不明真相信众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。

从表面看,包国华和邢文香穿着朴素、粗茶淡饭,为人清廉、朴素,为了教会的发展兢兢业业。很多信徒虽然自身生活并不富裕,甚至家庭贫困,但被包、邢两人所谓的形象所迷惑,纷纷节衣缩食,竭尽所能奉献钱款。

随着公安机关调查的深入,包、邢两人真面目渐渐浮出水面。据办案民警介绍,警方从他们的住处搜出近19万元现金、20多件金银首饰,家庭成员名下有3套房产,另有至少数百万元委托他人投资理财。

在人们心中,宗教人士往往生活清苦,收入不高。这些巨额财产究竟从何而来?

清贫假象贪婪嘴脸

金华市江北老城区酒坊巷98号,耸立着一座已有100多年历史的教堂,名叫真神堂,每周都会有信徒定期来此聚会、祷告。这也是金华城区基督教会的所在地,这个教会有两名牧师,就是包国华、邢文香夫妇,包国华同时还是教会负责人。

包国华今年55岁,原先在金华市面粉厂工作,上世纪80年代进入教会。2002年金华城区基督教会堂管组换届,包国华成了教会负责人。

真神堂二楼临街的一面,是包、邢夫妇的住处,隔成两间,共有两扇门对外。其中一扇门经常打开,只要上二楼,就很容易看到其中一个房间内的情况:面积不过10多平方米,书桌、柜子都很陈旧,看上去生活清苦。

然而,这只是表面现象,包、邢两人既不清苦,也不贫寒。沈某某是教会骨干,负责包国华全家的私人理财事务,她说:“约在两年前,邢牧师跟我说,‘放在银行的理财产品所赚下来的钱,我们一辈子都花不完,其实我是很会理财的。’”

警方的调查证实了这一说法:今年7月26日,包国华、邢文香被采取强制措施时,正临时居住在一名信徒的家中,公安民警从他们随身携带的包和住处,当场搜出了现金13.6万余元,还搜出了13张银行卡、8只手机。

7月29日,公安民警又对位于真神堂二楼的包、邢两人住处进行搜查,在信众们不常见到的另一个房间内,搜出共计现金5万多元和2000美元,还有金项链、珍珠项链、金戒指、手镯等首饰共计20余件。其中,有两条金项链上的标价显示价值两万多元。

“打开柜子、抽屉时,东一沓西一沓的,到处都是现金,还有大批金银珠宝、滋补品。”一位参与搜查的民警说,一沓一万元的现金被“遗忘”在抽屉深处,找出时已经霉味很重,令他印象深刻。

根据公安部门的调查,包国华家庭成员的资产远不止这些:名下共有3套房产、一辆别克君越轿车、至少数百万元资金对外投资,其中光沈某某就先后为包国华进行过5次大手笔的投资。

2012年3月至4月间,在沈某某的介绍下,包国华投资了一个名为“返本一百”的非法传销活动。“包国华先投资了1万元,尝到甜头后,追加投资了10多万元,前后加起来,共计15万元,最后发现被骗,亏了12万多元。”沈某某说。

2013年4月至5月间,沈某某又向包国华推荐投资深圳金嘉亿公司的非法炒汇活动,包国华分几次拿出100余万元现金给沈某某; 2011年7月至2013年12月,通过沈某某的私人银行账户,先后分16笔存入金华市区一家混凝土公司指定账户,总金额近400万元。

2014年2月至5月,包国华分多次给沈某某现金247万余元,投资义乌一家非法炒汇公司,之后这家公司的负责人“跑路”,亏损200多万元。“我建议报警,但包国华不肯报警,他怕公安查到资金的来源,只叫我向他忏悔,事后还特别吩咐不要向其他人说。”沈某某说。

“2014年11月,邢文香听说金华市区一家民办中学缺钱,愿意以月息一分五吸收存款,通过我的私人银行账户,包国华又投资了120万元。”沈某某说,投资的事,商量的时候邢、包二人有时在一起,有时就邢一个人在,每次投资前,包都会叫她好好投资。

虽然投资亏损不少,邢文香却不以为意,她说:“去年我还向教会骨干郑赛英等说起‘自己也有200万元左右了’,她们当时说,200万元不算啥,有2000万元才好呢。”

包、邢拥有的巨额资产,和他们两人的收入形成鲜明对比。包国华和邢文香都是全职牧师,生活费用全依靠教会。“我和邢牧师每月4000元工资。”包国华说。邢文香也证实,她和包国华的生活来源是教会开支的。

掩人耳目大肆敛财

在教会中,信徒们把钱捐进奉献箱,这笔钱属于教会,教职人员不得据为己有。金华城区基督教会的奉献款数额巨大,公安机关起获的材料显示:仅从账 面来看,2011年10月2日奉献款项为123万元;2011年12月25日,圣诞节奉献款为93万元,2012年1月23日新春奉献款为53万元……其 中,2010年10月3日的奉献款甚至高达203万元。

长久以来,金华城区基督教会有个怪现象:虽然包国华夫妇非常有钱,却不断有教会骨干宣扬包、邢两人生活清苦,要信徒们在捐献时,在信封上写上他们两人的名字。

7月29日,警方对包、邢两人在真神堂的住所搜查时,一个铝框藏放在柜子最深处的暗仓内,比现金、金银珠宝还要隐秘,框内是一张纸,抬头是“金华城区基督教会财务制度”。其中一条规定:“凡入奉献箱款项,皆归教会收入。”

同时,警方在住所内还搜出200多个已经拆了的信封、红包,上面往往写着“转给神的仆人”、“转交牧师”等字样。“这些信封、红包来自奉献箱,不应该出现在包、邢两人的卧室内。”办案民警说。

沈某某点破了其中的奥秘:“信封上写上‘转交牧师’,开箱组人员就单独拿出来给牧师。”另一名教会骨干成员朱某某说,按照教规,奉献箱开箱时,牧师不应该在场,但包、邢夫妇两人却一般在场,在场的见证人也是邢文香指定的。

放在铝框内的财务制度藏进柜子深处后,包国华、邢文香私自篡改了教会财务制度,“凡入奉献箱款项,皆归教会收入”这句话也从此在制度中消失。

金某某是教会出纳,从邢文香说的一句话中,她就“领会”了“新规矩”:大家奉献时,写上牧师名字的信封、红包,今后要直接转交牧师。“她说记得有一次,一个信徒给她个人奉献,是放到奉献箱里的,但是被老一批的人给拆了,把钱放到教会里去了,她钱也收不到。”金某某说。

此后,对包、邢两人生活清苦的宣扬突然多了起来。在部分信众面前,包国华经常说,我不会要教会的钱财,自己一分钱存款都没有,上帝都给我安排好了。邢文香也说,自己为教会奉献很多,差旅费都没有到教会报销过。

一些教会骨干也紧紧跟上,郑赛英就是其中一个,虽然她深知包国华家庭拥有巨额财产。“每次郑赛英都会在讲台上公开讲,包牧师、邢牧师这么清苦,为教会付出了青春,付出了一切,我们要为他们负担起来,让他们可以安享晚年。”王某某说。

王某某是教会会计,家庭较为困难:丈夫常年生病要吃药,自己收入微薄,是金华市区野猫坞附近菜市场的“常客”,因为那里菜价便宜。听了郑赛英的宣扬后,她奉献了4000多元,并在信封上写了郑赛英要求的内容。

这种宣扬远没有局限在教堂讲台上,金某某说出了更多内幕:“在聚会的时候,各个片区的组长开会时,也都宣传这些,主要就是鼓动信徒们对包、邢两人进行敬奉。”她说,除了组长们的宣传之外,还要信徒们表态,同时有人在场记录,“记录的东西要交给邢文香。”

这种“牧师清苦”的宣扬,越传越神,不少信徒自觉奉献。有时,这种捐献甚至有“逼捐”的性质。金某某说了一次亲身经历:“郑赛英说,我们现在管 理小组的人员真是该死,还不如普通信众,对牧师生活不关心,牧师对教会付出这么多,我们自己管理人员都不去敬奉。然后她问我有没‘感动’过(指奉献),我 说有的,因为她这样说我也没有办法回答,但我心里是不舒服的。”

金某某的丈夫患一种古怪的毛病,身高从1.72米缩到1.50米左右,常年受病痛折磨,家庭经济状况比较差。但她见过其他因经济原因不愿奉献的信徒吃过苦头:“不敬奉就可能会被说不同心或不尊重,一旦有人被说不同心,教会里其他人就会对他有看法。”

虽然很不情愿,为了能在教会待下去,一次圣诞节聚会时,金某某还是用信封装了1000元放进奉献箱,写上“转交牧师”的字样。

从2012年起,信徒周某某就经常向城区基督教会奉献,每次奉献1000元到3000元左右,总数达六七万元,但他从未收到票据。

账目不清,每次捐款数额只公布大致数字,成了包、邢控制下的城区基督教会的“常态”。沈某某说:“包牧师让我投资的钱,主要是兄弟姐妹奉献给包牧师和邢牧师的。奉献的具体数字不清楚,但我知道数额不菲。”

“长期以来,包、邢两人通过宗教敛财,已形成一套固定的模式:骨干成员通过各种场合对不明真相的信众宣扬、洗脑,鼓动他们奉献,再借机放入个人腰包。”一位办案民警说。

费尽心机排斥异己

在从教会骨干朱某某住处搜查出来的材料中,有一本薄薄的作业本,纸张泛黄,可见时间较久,从内容推算,应该写于10年前左右。它一度让警方大惑不解:里面的内容,竟然是对包、邢所作所为的现场实录。

其中一条写着:“邢文香拿着教唱诗歌的棒,在奉献箱里弄钱,棒头上有双面胶。”其它的内容还有:“邢牧师去新加坡用了教会4万元钱”、“楼上 包、邢住房门口有一只专门为他们奉献的奉献箱,有一次,包、邢两人在数钱,双手抱着一大堆钱,哈哈大笑,嘴都合不拢,说年底人多,刚好一姐妹上楼看见 了”……每段字都一样:前面有个括号,里面写着不同的人名。

这些“实录”看似无厘头,实则有玄机,这本子其实是朱某某向包、邢报告的“黑账”,以此对信徒进行控制。“对此,信徒并非没有意见。”蒋某某说。

将不和自己“一条心”的信徒开除出教会,并诅咒为“魔鬼”,是包国华等人对信徒的“终极杀招”。金华市城区基督教会的信徒们仍然记得:多年前, 一位资历颇深、很有人望的教会信徒,因为对包国华的所作所为私下里有异议,即被包国华开除出教。即便这位信徒在雨中长跪,还是被扫地出门。据调查,像这样 被包国华开除的信徒有200多人。

包、邢等人的高压控制一直在持续。王某某曾“代表”北苑片的信徒,照着邢文香提供的模板,写过这么一封信。“主要内容是:把新教堂六楼赶紧装修 起来,装得越漂亮越好,而且材料要越环保越好;酒井坊98号老教堂牧师住宿的房子也一同装修起来,产权要永远归两位牧师所有,直到子孙后代。”王某某说。

王某某说,一开始,邢文香指定时,她并不清楚邢的用意,她拿了其他片的信做参考,才写出初稿;邢文香看过后,马上有其他教会骨干打电话来,“记不清张某还是姜某,打电话说信太平淡,要修改,后来修改进去这3点要求。”

控制信徒如鱼得水,包、邢两人的胆子也越来越大,越来越孤注一掷。多名教徒将包、邢等人的经济问题向金华市的相关部门进行举报,举报信中提及的 部分细节揭开了包、邢两人“清苦”的面目:邢文香自称有病,到国内多处“旅游看病”,出国去过新加坡;经常去美容院做美容、保养,还曾在嘴唇、鼻子等处做 过整容。

今年6月,金华市民宗局根据《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监督管理办法(试行)》,依法组织开展全市宗教活动场所财务大检查,要求城区基督教会提供相应的会计凭证、会计账簿、会计财务报告等会计资料。

“市民宗局要求我们马上交出来,当时教会堂管会成员认为民宗局这样做很过分,决定暂不交出账册,这个决定是堂管会商议决定的。”包国华说。

事实并非如此。从6月15日到6月26日,工作人员多次送达检查通知,包国华一直不露面,朱某某、王某某、金某某等人也一直拒绝交出财务材料,并把有关财务账目转移藏匿。

如今,这一案件正在侦办中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:进了看守所后,邢文香竟然向办案人员提出,要吃蜂蜜、铁皮枫斗等滋补品,让公安机关派人去给她 买。“这次,她终于不想再扮‘清苦’了。”办案民警说,随着审讯的进一步进行,更多的真相将再次浮出水面。(浙江日报记者 黄宏)
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新浪新闻

南海问题的关键是什么?

和什么人谈论什么问题呢?中国需要和南海的直接当事国谈南海的具体争议问题,和东盟国家谈维护南海的和平与稳定问题。这也就意味着,若干区域外国家——不管这些国家打着怎样的旗号——是无权参与南海问题的讨论的。


每周小短假能否全面推行?

缩短工作时日,一方面固然是为了减轻劳动者的工作强度、确保他们的休息权利;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考量,则是为了增加就业或者说减少失业压力,确保社会和谐和政局稳定。目前中国经济尤其是实体经济比较低迷,适当缩短工作时日,已不失为增加就业机会的好办法。


郭伯雄等“穷二代”更卑劣吗

在往上攀爬时,平民二代的心理和手段,看上去要远比官二代难看,也会卑劣很多,也许他会把老婆都给领导供上。官二代呢?靠老爸一番运作,问题就解决了。但穷二代真的就如此不堪?这种将个人的问题,描述为一个群体特征,是否有对这个群体妖魔化和侮辱之嫌?


听几位公务员说涨工资的体验

公务员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,听话就行,所以说,按投入产出比计算,公务员工资并不低。再者,公务员涨工资的钱从哪儿来?如果央行多印点儿钞票给公务员涨工资,只能推动新一轮的价格上涨。近几次涨工资,每次都带来房价和物价的上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