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警方通报男子警局撞人:嫌犯疑前妻有外遇

2015年9月28日上午,安徽省天长市公安局依法处置了一起故意杀人案。

9月28日9时52分,天长市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,受害人秦某某(女,29岁,江苏省如皋市人,天长市某集团员工)与闵某某(男,38岁,天长市杨村镇人,建筑工头)乘坐出租车行至天长市公安局北大门外下车后,犯罪嫌疑人张某某(男,30岁,天长市区人,系受害人秦某某的前夫,曾是某驾校教练员)驾驶黑色长安牌轿车尾随而至,因感情纠纷,驾车高速从身后撞向在公安局道闸外打算走向公安局院内的秦、闵二人,致使道闸被撞坏,秦某某被撞倒在道闸门口,闵某某被车撞飞至公安局院内路面上。受害人闵某某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,受害人秦某某在医院医治,暂无生命危险。犯罪嫌疑人张某某被天长市公安局一楼值班民警当场控制。

案件发生后,安徽省副省长、公安厅长李建中,滁州市委书记李明等领导作出批示、指示,滁州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局长马军,滁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永春赶赴天长指导处置工作,天长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也在第一时间对案件侦办工作提出要求。

经初步审讯,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交代:他与前妻秦某某因感情不和,于去年办理了离婚手续,但二人离婚未离家,仍居住在一起。9月27日21时30分左右,秦某某从外面回家后,张某某怀疑秦某某有外遇,二人发生争执,张某某动手打了秦某某,并用菜刀架在秦某某的脖子上,威胁要杀了秦某某,后被张某某的母亲劝阻。

9月28日上午,张某某将秦某某送至公司上班,离开后不久,张某某打电话给秦某某,从通话的声音中,张某某听出秦某某好像不在公司,张某某便开车赶到秦某某所在公司的门口,发现秦某某独自外出,并在半路上被闵某某打车接走。

据秦某某陈述,9月27日晚上,她被张某某殴打并受到威胁后,感到十分害怕,便电话邀约闵某某,于第二天上午陪她一块到公安局报案。没想到,张某某驾车尾随出租车,至天长市公安局北大门院门外时,发现秦某某与闵某某下了车,并肩欲往公安局院内走,嫌疑人认为闵某某就是秦某某的情人,顿时怒火中烧,便加大油门,从背后撞向二人。张某某担心两人未被撞死,下车后,又对两人的头部、脑部猛烈踹击时,被天长市公安局民警当场擒获。

目前,犯罪嫌疑人张某某被天长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。对门卫处置不当等问题,天长市公安局将举一反三,加强单位安保。

事发时天长市公安局值班室内的保安并没有及时阻止犯罪行为。据悉,这名保安由天长保安公司派遣,由于在事后处置不当,目前已经被辞退。天长警方表示,对门卫处置不当等问题将举一反三,加强单位安保。

目前,此案正在进一步侦审之中。
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新浪新闻

不宜片面强调“性别平等”

性别的不平等是个历史现象,也是个文化现象。社会发展,不会允许某个性别无休止地拔高自己到地位。行政权力干预性别平等,好处固然多,但后遗症也不少。现在,女性地位被人为强调所带来的负面问题也不少。不少家庭悲剧的产生,与女性的强势不无关系。


校长骂人,院长敢断绝关系吗

师生交恶、升格为网络话题,对彼此来说都有些尴尬,诿过于社交平台似乎能捡回一点面子。但师生关系的确也到了一个该反思的时刻。人大的“绝交门”,因学生在朋友圈批评某些老师、本校历史系以及北大[微博]历史系,出语有些情绪化比如多次说对方是“垃圾”。


他被组织关怀,你们兴奋什么

这样的集体兴奋,这两年经常发生,甚至在某些时候这种兴奋堪称狂欢,有幸灾乐祸的,有鞭尸的。我对这种兴奋和狂欢抱有理解和同情,但还是认为意义不大——就好像,某人得到一个处分,世界可以变得更好似的。


书记局长不和,干部听谁的?

中国的干部似乎天生非常有“个性”,融合程度差,书记与局长关系处得好的少,不相互拆台已是“大幸”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机关干部需要在党政主官间“周旋”,弄不好就是“老鼠进风箱”。这种两头受气的感觉,对于“双主官”单位的机关干部应该都不陌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